国际观察:欲排核污染水入海 日本要让全世界买单?

文章正文
2021-04-25 00:47

4月13日,日本政府作出决定,将东京电力公司(后称“东电”)福岛第一核电站内超120万吨的核污染水经处理后排放入海。日本政府称,排放大约会在两年后开始,整个过程将持续数十年。

2011年,“3·11”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引发巨型海啸及福岛核灾难。如果说地震是天灾的话,随后的核泄漏则是地地道道的人祸。福岛核电站自身防御建设的弊端造成重大的泄漏事故。其后,为控制反应堆温度,东电向反应堆内注入大量冷却水,加上反应堆原有的冷却剂,雨水与地下水日复一日地涌入,使得福岛核电站内产生了越来越多带有辐射物质的核污染水。

据东电的一份报告,截至2021年1月21日,核电站里已有124万吨核污染水,并以每天140吨的数量增加,预计到2022年9月将达到储存上限137万吨。

日本国内反应强烈 渔业人员愤怒发声

日本首相菅义伟称此举是“最现实”的选择,“为了福岛的复苏不可避免”。日本政府4月9日“基本确定”将福岛核电站核污染水排入大海的消息一出,就遭到福岛民众以及日本渔民的谴责。

4月13日,福岛当地渔业人员愤怒发声:“一直苦恼核事故带来的负面评价,这十年的努力全都白费了。” 82岁的渔民渡边胜男得知这一消息时,正在渔港修补渔具。他说:“福岛核事故后,继承这行业的人越来越少。核污染水再排入大海,年轻人更不会来干了,福岛的渔业就等着衰退吧。”

“最大的问题是政府完全没有听从国民的声音,政府关于排核污染水入海的计划并没有和国民充分协商,对此福岛县民众、渔业从业者、相关产业从业人员都表示反对。这种日本政府单方面的强行决定,我认为是一种暴行。”福岛县磐城市议会议员佐藤和良控诉道。

绿色和平组织也对这一行为表示强烈谴责,“他们没有采用现有的最佳技术,即通过长期储存或处理海水将辐射危害降至最低,而是选择了最便宜的办法,将海水倾倒至太平洋。”

绿色和平组织网站截图

核污染水排海相当于给地球判了缓刑

含有放射性物质的核污染水一旦被排入大海究竟会造成什么影响?

对此,中国科学院院士、国际核能院院士吴宜灿在接受人民网采访时指出,在没有找到好解决办法的情况下,核废物一般采取封存处置方式,不向环境中排放。核废物如果不置于人为可控的环境中,往往影响的不是一个区域或者一个国家,甚至可能会影响到全球。

德国一家海洋科学研究机构指出,福岛沿岸拥有世界上最强的洋流,从排放之日起57天内,放射性物质将扩散至太平洋大半区域——这一世界上最大、最深、边缘海和岛屿最多的大洋。3年后核污染将影响美国和加拿大,10年后蔓延至全球海域。日本此举相当于给地球判了缓刑。

吴宜灿说,如此大量的核污染水排入海洋,对渔业和海洋生态的影响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核废物具有不同程度的放射性,其处置和排放是有严格标准的,应该严格遵守国际和行业相关规定要求。目前关于核辐射对于环境和生物体的影响仍有很多研究工作正在开展,比如氚进入生物体后易累积,不易代谢排出,即便是低剂量氚,对于生物体也可能产生损伤等。”吴宜灿认为,从深层次角度看,核能的后续发展应该在技术上进行革新,研发更为先进的反应堆,避免核事故的发生,从根本上减少核废物产生和释放,从源头确保核安全,利用核能更好地造福人类。

排放入海危害很小?专家:日本有意欺骗

除了排放入海外,日本为何不考虑其他处理方式?是否已经穷尽了所有方法?

事实上,早前东电针对福岛核电站核污染水排放的问题,评估了五种可能的方案,包括地层注入、受控海水排放、受控蒸汽排放等。

外界普遍认为,日本政府最终选择将核污染水排放入海的主要原因,是“舍不得花钱”。

日本自称核污染水经过了“二次处理”,是安全的,并试图用他们的“安全观”说服日本国民及周边国家,排放无风险或危害很小。

路透社在其报道的最后提到一个细节:“一直以来,日本政府都热衷于强调(核污染水处理中)的过滤和稀释程序。一名日本政府公共事务高级官员4月12日给媒体发邮件,要求在报道中不要使用‘受污染’一词,称其具有误导性。”

对此,绿色和平组织东亚高级核专家肖恩·伯尼称,这种说法“显然是错误的”。“废水确实经过处理,但也受到放射性污染。日本政府一直有意在这个问题上进行欺骗。”

更匪夷所思的是,据日本《东京新闻》报道,为宣传处理水中所含有的放射性氚的安全性,日本复兴厅于13日制作发布了一份将“放射性氚”拟化成“吉祥物”的传单。负责人称,选择这样的方式来表现,是因为这很“平易近人”。不过次日迫于舆论压力,该“放射性氚吉祥物”便下架。 

图为日本复兴厅发布的宣传海报

据悉,日本首相菅义伟2020年9月在视察福岛第一核电站时,曾询问处理后的核污染水能否饮用,东电工作人员回应称:“如果稀释的话就可以喝。”不过,菅义伟最后并未饮用。

日本首相菅义伟视察福岛第一核电站 图片来源:朝日新闻社

朝日新闻社还曾颇具讽刺地评论:“如果稀释了就能喝,那就别排入海洋了,让东电和经济产业省的人当饮用水喝掉怎么样?”

“核安全问题不仅是技术问题,历来也是社会问题。公众沟通在核能发展中也非常重要,应当在基于事实的基础上,正面回应各方及民众的关心与诉求。”吴宜灿认为。

“国际责任”不应是一句空喊的口号

对于日本政府的倒行逆施,太平洋彼岸的美国竟上演“驰名双标”。美国国务院发布声明称“支持日本政府排污入海的决定”。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推特发文,“感谢”日本在决定处理福岛核电站核污染水方面做出的公开透明的努力。 

美国国务院声明截图

美国国务卿布林肯推特发文截图

向来满嘴仁义道德的西方媒体,这次遇到真正危害全人类健康的事件时却成了哑巴。4月13日当天西方主要媒体网站的首页首屏,竟对此鲜有报道。就连以宣传激进环保闻名的瑞典“环保少女”格蕾塔也没站出来怒斥一句“How dare you!”,而只是态度含糊地回应。

或许,在美西方看来,多么有违国际社会公共道德的事都可以通过政治和舆论手段加以渲染或洗白。但此次,核污染水却将会给全球海洋环境带来严重灾难。

吴宜灿就“日本与邻国欠缺沟通”指出,在决定处理措施之前,有关方案应该详细公开透明,经国际多方充分沟通与论证,特别是应该与临近的利益相关国家深入磋商并达成一致意见,并全周期接受第三方监督。

“针对核废物的管理,相关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国际公约已经明确了核废物处理的主体责任,其中《国际核安全公约》(1994年通过)和《乏燃料管理安全和放射性废物管理安全联合公约》(1997年通过)都规定了放射性污染的最终处置责任应该由污染者承担。”吴宜灿指出。

日本福岛核电站核污染水的处置问题,事关国际海洋环境、食品安全和人类健康。人类命运休戚相关,浩瀚的太平洋是全人类的共同财富。国际责任是否可以排在“性价比”之后?“国际担当”是否只是要求他国履行职责的口号?将核污染水倒入太平洋,究竟是所谓“公开透明”的“最优选择”还是“精致”的利己主义?一切,国际社会自有定论。

(责编:张信凤、常红)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

文章评论